一個擁有自己宇宙的演員,一個吸引他人目光的女人。在金泰梨的臉龐和表情背後表達的事情。

和<ELLE>的第二次封面拍攝剛剛在倫敦結束,從之前的畫報採訪推測來看,不僅是去了英國,2019年初還在柏林,拍攝完《陽光先生》後,好像還去了紐約?
我出國的時候,會想盡可能的待久一點。如果不能待久一點實在是很可惜,很浪費機票錢(笑)。想看的和想做的很多,但比起因爲時間緊迫而辛苦地跑來跑去,我更喜歡每天做一件事,充分地花時間,集中精力去享受。

旅行或者拍攝訪問在海外的話,主要會做些什麼呢?
一定要努力看演出。不只是話劇或者是音樂劇,也不分什麼種類的演出。最近看了芭蕾舞劇《弗蘭肯斯坦》,感覺非常棒。這是我第一次欣賞芭蕾舞演出,無論是舞臺裝置,還是現場管絃樂隊演奏的音樂,都很精彩。但最棒的還是舞蹈演員的演技。雖然完全沒有臺詞,但感情還是原封不動地傳了出來。特別是中場休息前,不是都會來到劇情最高潮的畫面嗎?每當舞台燈亮起來的時候,不知不覺地就哇的張開了嘴。

在不同的文化和人群中度過的這段時間,有什麼新的感受嗎?
其實小時候,我從來沒有出過國。因為這樣的工作機會,第一次有了在國外度過的時間,所以我想如果小時候就經歷過這樣的文化多樣性會怎麼樣。最近聽說,在英國和德國等地,高中畢業後會給自己一年時間思考自己真正想做什麼,所以才產生了這種想法。這段時間不管是去旅行還是工作,或者只是玩,都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聽到這樣的故事,覺得這真是特別的制度,卻產生了奇怪的感情。一想到包括韓國的我在內的同齡人或是比我年輕,正在努力學習的學生,心裏就有些難過。如果他們也能有時間和不被他人追逐,探究自己內心世界的時間,也許以後的選擇會更加多樣…….

演員金泰梨也是選擇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走上這條路嗎?
嗯……並不是因爲我聰明才做出這樣的選擇,而是環境的原因。當然也有很多情況比我更糟糕,但是在沒有太多選擇的情況下,所以做決定比較容易。如果生活是在比較優渥的環境的話,應該就會有”放棄這個做那個嗎?”這樣的遺憾,但是我完全沒有這種感覺,所以我能順其自然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曾在一些採訪中聽過您坦率地談過工作時的痛苦,能更具體地告訴我嗎?
感覺最大的痛苦是想做好想演好,但卻做不到。演技往往來自於經驗,但是我的經驗卻比我演的人物要小很多,所以經常感到受侷限。

我覺得做沒有正確答案的工作,有時候真的很痛苦,有時候只要沒那麼痛苦,就會覺得滿足。但即使這樣,努力過後的結果不是自己的理想,這本身就很痛苦。
沒錯!雖然時間不長,但每次都要經歷這些的時候,我都很清楚這件事是很痛苦的。 所以有時會想”我一輩子都要這樣難過嗎?””雖然是很喜歡的事情,但是真的能繼續做下去嗎?”也會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如果像現在這樣有休息時間的話,不會想念現場嗎?
看演出的時候會。當我坐在觀衆席上,就會感覺到舞臺上的演員真的很享受。每次都讓我既開心又嫉妒。就像是讀到好的文章的時候,小編會不會有”我也想寫那樣的文章”的感覺?

得到了靈感,覺得自己被啟發的同時卻又覺得自卑而受挫。
我也一樣(笑)。

有幾個形容演員金泰梨的形容詞,像是”大膽”、”果斷”、”穩重”和”健康”等等,同意這樣的形容嗎?
雖然是好聽的稱讚,但其實我自己不太清楚。

到目前爲止的採訪過程中感受到的金泰梨好像是努力儘量坦率的人。
所以採訪對我來說很難,很難說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我自己也還不太清楚,但我總是盡力做自己。有時候人們並不想要那麼真實,但是我想對每時每刻浮現的想法和感情坦誠,如果不能如實表達,需要調轉方向或包裝的話,每當這時我這樣做我都會覺得很痛苦,但是爲了最大限度地說真話而努力是正確的。事實上即使有消極的想法,我也會在自己不被過分否定的範圍內,不降低自己的前提下,在別人不認爲我太無禮的範圍內,儘可能說清楚。

也許正因爲如此,仔細觀察之前的採訪視頻,就會發現雖然很慎重,但想要說清楚的努力從表情和語氣中顯現出來。
但是我總是失敗,那時候的自愧感(笑)!

在一次採訪中,你曾經說「你和他人用一道非常堅固的牆把自己隔開來,這就是能讓自己感受到舒適的狀態。」因此,不論是演員金泰梨和金泰梨本人,都有一種難以理解的神秘感。
最近我開始思考”我所想的我”和”其他人所想的我”的差異,我還以爲我是特別開朗的人呢。即使真實的我不是那樣,也希望表現得很積極。但是最近聽有見過面的人說不太認識我,我很震訝。不過大眾對我的認識當然會和我真正的樣子不太一樣, 通過媒體看到我、聽到我,不是直接和我對話。但是在現實中遇到的人說出這樣的話,我感到很驚訝。

朋友或者很親近的朋友也會說那樣的話嗎?
不,我沒什麼朋友(笑)。至今還是朋友的都是真正瞭解我的人,對我不會做出這樣那樣的判斷。像現在這樣短髮見面的人經常說這樣的話。以前一聽到人家說我不愛笑或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就會否定和反駁”這不是我!” 。其實,現實中的我,不知道是”我想的我”還是”別人想的我”,但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的感受是真的。也許”兩個我”之間的鴻溝是我一生都無法拉近的。

可能是平時經常苦惱這種哲學問題吧。
不,這是最近的想法,其實沒有太大意義(笑)。

到現在爲止演出的人物中,有時好像能感受到金泰梨真實的一面。比如《1987》中活潑開朗的大學生的樣子,或是《Little Forest》中被排擠也毫不在意的非凡氣息。 我個人猜測《Little Forest》中的”惠媛”是不是和實際樣子最像呢?
沒錯(笑)! 《下女的誘惑》中的淑姬也有些相似的地方。

在構思角色的時候,會經常反映本人的面貌嗎?
雖然現在年紀尚小,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是對於演技,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我認爲演員大致分爲兩類,一種是把人物與自己結合化的演員,另一種則是完全去掉”我”,構建人物形象的演員。我是前者,演戲的時候,一位前輩對我說:”你是一個擁有一切的人,你永遠不會放棄。沒有什麼是你沒有的,只要從你的寶箱裡找一個,你都擁有。”就這樣,我總是從我的經驗,我體內尋找人物,但是當我演<1987>的妍熙和《陽光先生》的高愛信時,就遇到了瓶頸。無論怎麼翻找寶箱,抽屜都打開,每個角落都仔細翻看,卻發現自己身上並沒有這些。

那是什麼樣的狀況?
那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真的很沮喪。我爲什麼只能做到這樣,爲什麼不能理解這個,爲什麼不具備這個部分……。《陽光先生》的拍攝時間不是很長,這段期間我不停地掙扎跟自己爭辯,在某一瞬間就得出了拋棄自己的結論。我想我是不是把自己關在之前的想法裡,於是,我放下了”金泰梨”而去努力接近並理解”高愛信”這個角色。事實上,到目前爲止所講的似乎不是能用語言來解釋的狀況,但不管怎樣,我一直在這樣尋找方法。

我覺得在選擇作品的時候,會隨著當時的情況有很大的影響。儘管如此,有沒有什麼絕對不變的標準呢?
沒有特別具體的標準。如果遇到好的導演和好的劇本,好的角色,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聽起來抽象,但事實就是這樣。

告訴我最近發生的事情中最有意思的一件事。
成爲BTS粉絲的自己? 如果用手機觀看BTS視頻,有時黑屏上會出現我的臉,我也不知不覺地露出很滿意的表情(笑)。其實這是我成年後首次”追星”,對於能盡情享受某件事來說,我覺得真的非常好。

回到韓國後最想做什麼?
我要回去看我的貓們,想和他們玩,也想去看電影跟開車。還有就是希望遇到”好的作品”。

 

內容及照片轉載自ELLE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ELLE (KOREA) 6月號/2019 -雙封面隨機出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