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未來而活在當下的玄彬

正在準備新電視劇<愛的迫降>吧(暫定名)
似乎馬上就要開拍了。

請問你曬黑了嗎?
是的。因為飾演長官的角色,所以故意曬黑了一點。

已經休完假回來了嗎?
今年年初的電視劇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拍攝結束之後幾乎都沒什麼休息,緊接著看下一部劇本做選擇。

那麼選擇的作品就是這次的電視劇<愛的迫降>嗎?
是的。

和孫藝珍一起拍攝過電影<協商>之後的第二次合作,聽說當時看了演員孫藝珍的演技受到很多的刺激和激勵,這一次又再度合作了。
本來希望可以再一次合作的話就好了,但這次機會比自己想像中還來的快。

為什麼想要再一次的合作呢?
活動時期以及現在做的事情好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現在看來跟藝珍似乎有很多的話題可以說,可以達到共識,拍攝<協商>的時候使用二元的拍攝手法,因為我們是在完全不同的空間裡拍攝,兩個人面對面演戲的時間很少,但是透過小螢幕看著雙方演技的時候,產生了好奇心,比如那位演員為什麼那樣表現呢?

為什麼那樣表現呢?
演員在演戲的時候,會把自己所準備的東西融入在攝影機中,有時表現得很好,會讓人感到驚心動魄的瞬間,看到搭檔演員讓人出其不意的演技時感到非常有魅力以及刺激感。因為搭檔的出其不易演技,我不自覺作出的反應都讓人感覺驚心動魄。好像在藝珍的身上看到這一點,所以我希望可以再次合作就好了,那時候不是在其他空間而是在同一個空間看著對方的眼睛,用相同的呼吸來演戲就好了,有這樣的想法後就有了這次的合作機會了。

作為觀眾,透過螢幕觀看演戲和作為搭檔演員在現場經歷的演技應該不一樣吧。
第一次讓我最驚訝的是那場戲的樣子,在劇中我開槍打死藝珍的上司時,雖然那之後藝珍的台詞是要罵人,我以為她會照著劇本憤怒地吐出台詞來,但是完全相反,她消化著當時情景的需要之後說出了臺詞,感覺好像要爆發了一樣,但卻不是那樣,而是相反的表現,跟我想像的有誤差的戲。

還記得嗎?眼眶裡佈滿了血絲悲痛不已的場面。
那個是看了很多次劇本思考要如何去表達,我想如果不苦惱的話就無法表現出來。她肯定也是想到了爆發性的表現方式,除此之外,應該也是考慮過各種情況之下,在那之中選擇了那樣的表現方式吧?也很好奇如果用其他表現方式的話又是什麼樣的呢?

反過來說對於玄彬的演技,孫藝珍有提出什麼意見嗎?
不太清楚,這個應該要向藝珍問問才是。(笑)

完美主義者,其他演員們談論玄彬時最常這樣形容,你同意嗎?
我只同意一半。(笑)

從上次的採訪來看,在面臨動作、外語等新作品時,通常為了角色做三個月的準備,不知道其他演員是不是也那麼做。
會比我做得更多吧?

是嗎?
不是有那種嗎,學生時期考試說一點書都沒有念的人就考了滿分(笑)。在拍攝現場看似沒有準備好的演員們,但是卻表現得非常好。

真正的高手(笑)
對啊!我呢……(笑)周圍的人說我完美就有點像這樣,我是個工作的時候會比較執著的人,但是無法做到 100%,如果一直好奇的事情無法解決的話,表現的本身會變得很困難的話,所以尋找答案的過程大概會讓周邊的人會這樣想。

新的事物,對新的事物的渴望和選擇,玄彬說自己也經常使用這樣的話來表達。
我所說的新鮮呢,不是在尋找新的素材,即使是使用同樣的素材,即使是相同的角色,也希望能有不一樣的新鮮感,我在尋找這個東西,換句話說,我所認爲的新鮮的是我不知道的一個表情,我說的台詞的語尾處理方式,以及對方演的時候我不自覺地出現的反應,或是我準備的反應,這些小細節一個一個彙整在一起的話,看起來就會很不一樣,所以我在尋找這些的細節上會很執著。有新穎以及完美主義兩者間相輔相成,不管變得如何,只要我繼續展現同樣的東西,觀眾和收看者都會厭倦的,所以比起說是”新的事物”,”新的表達方式”才是我想展示的不同之處,所以才會去尋找這些新的事物。

用別句話來表達的話就是不穩定,我可能只會繼續做我自己熟悉的事情。但並不是這樣,一直做沒做過的事情,好像是故意找尋那條不穩定的道路一樣。
不安吧!現在也是很不安,不安的感覺有很多種,嗯… “我能做的好嗎?”,”我能表現的很好嗎?”應該是這種不安吧!所以我才不斷問自己,我自己也需要準備時間,即使不完美,我的不安感也要完全消除,我才能站在攝像機前,有不安感的話我就無法站在鏡頭前面,都會露餡的,沒錯,就是會露出馬腳。

自己看的時候也會這樣嗎?
好像是那樣。沒有完全準備好的話就會露餡,之前好像是黃政民前輩說的樣子,”真實性,如果沒有真實性的話,連攝影機跟螢幕布幕都無法突破出去”一樣,所以如果沒有完全準備好的話,反而所有都會投影在這螢幕上的感覺。

就像滿足的那條底線也是永無止境的。
對。當然有時候也是需要那種”我已經將最好的詮釋出來了”那樣的自信,除此之外,就是在每個瞬間都使盡全力吧。

從以前到現在拍攝的連續劇來看,特別的是那些導演的第一部戲劇,你好像出演了很多導演們的第一部出道作品,是有意選擇,還是偶然呢?
那部分呢是主觀決定的,至於周圍是如何構成的,我是屬於之後才會看這些的人,只先看劇本,在這裡有沒有我想說的話呢?會不會產生好奇心呢?人們會想聽嗎?會想看嗎?我能表達出來嗎?先從劇本中尋找,之後在分析其他狀況,選擇了劇本,之後才知道都是導演們的第一部出道作品。

演出導演的第一部作品,應該更有意義,同時因為是第一次,可能會更加不安,這也是穩定與不穩定的故事,最終玄彬又在這裡尋找集中於新的事物。
沒錯,我有我的想法。

你有看過<登月先鋒>這部電影嗎
沒有,還沒有看過,人類去月球的內容嗎?看了 <地心引力>,還好我有看了<地心引力>。(笑)

沒錯,今年是登上月球50週年,這是我們出生之前去月球的人,特別是尼爾·阿姆斯壯的故事,邊看著那部電影,邊想著我離開地球的引力,走向無重力的月球,是多麼的孤獨和孤單,同時也多麼的光榮呢。雖然不太了解玄彬,但是這段時間以來關注著你的動向,感覺到和《登月先鋒》有差不多的感覺,為了不想執著於人氣,反而保持距離,不想做出熟悉的選擇,脫離了吸引人的引力,向著無重力前進。
不貪戀…好像有著微妙的差異,人氣不是重點,這麼說好像是對的。做著這樣的工作是無法拋棄它的,但是我不想被綁住,不是說想抓就能抓得到人氣,那樣的話,也會脫離我所能做的事情,我認為集中於做我能做的事情是正確的,這樣就會變得非常簡單,只是認真準備演技之後給大家看,而從中得到的東西,無論是誰都可以得到,可能是粉絲,也可能是人氣,如果不行的話又會被誰搶走,好像一直在重複,我做的事情,要做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在其他地方,無論是時間還是精神上,我都沒有投資,沒有那種餘力,也不是我能做的範疇,我想把焦點放在我能做的事情上並且集中注意力,就這樣。

執著於過去是痛苦的,擔心未來是操心,終究最重要的是集中於現在,就算是這樣子說,但也不是像說的一樣那麼容易啊。
很難吧,我也很矛盾,就像我要把的焦點放在我馬上就能做好的事情上,但很擔心自己能不能做好,同時我會感到害怕。另外,和我們一起演戲的人站在鏡頭前的那個時間點可能是當下,但是看到這些的觀眾是未來才會看到,所以我正在爲未來做準備,所以我好像變得更加執著,因爲只有在那一瞬間全力以赴以後,以後才不會有羞愧的地方。

結論就是,盡所有的力量去做自己分內的事情,這樣好像就變得很簡單了。
是,是,是。沒錯,就是這樣。

聽說你不喜歡說個人的故事,就算是那樣,我可以問一下你個人的故事嗎?
(笑)。

聽說你喜歡收集手錶…
(大笑) 不是的,我並不是喜歡收集手錶,是從哪裡聽到了這樣的言論呢?男生外在能表現的飾品只有幾樣,手錶、皮鞋、錢包、皮帶等等,例如衣服穿的再怎麼乾淨,鞋子髒的話,那男人看起來也是不乾淨的樣子,有聽過想這樣的言論,飾品當中我最有興趣的就是手錶,所以就會買漂亮的手錶。

喜歡什麼樣式的手錶呢?
像是OMEGA一樣有歷史的手錶,我喜歡有自己的故事以及歷史的品牌手錶。

雖然用手錶開啟了話題,事實上以前就常常聽說你將私事跟公事徹底區分,真的能區分嗎?不是一般都稱其是公眾人物的嗎
我們不是公眾人物,為什麼說是公眾人物我也不知道,我們應該是稱作是名人吧!

如果把公眾人物的定義放大,是不是正確的呢?
那樣說的話有點曖昧,因為某個人會看著並且跟隨著可以學習的人,所以會有公眾人物的標準,我們不是被選出來的人,爲什麼是公衆人物會有些模糊的地方,但我認爲這是職業特殊性的名人,因為是特殊職業而出名的人,真的很模糊,區分公事與私事並非容易的事情。

我想確實會那樣。
所以我才想要區分開來。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假設有很多人認識私底下的我,我會反問自己,這樣的時候,我出現在電視劇或者電影屏幕上的時候也會想看嗎? 比起在屏幕上私底下了解的更多,還會對我產生好奇嗎? 換作是我,我好像一點都不好奇。當然,也有那種認識的人出現在屏幕上會覺得更有趣的可能,但是我的想法,還是覺得在某種程度上保持不了解更好吧。

越是在心理上或物理上保有個人空間越是覺得這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
沒錯,但是,不只是我,大概這個職業的所有人都是這樣吧!

10年前,在2009年接受某雜誌採訪時曾說“35歲左右應該是全盛期,那時候也組成了家庭,也會比現在更占一席之地”,在說組成家庭的時候你就先笑了,已經過了10年,當時你所預想的部分好像已經實現到了某個程度?
但好像還是只做了一半的樣子?沒有組成家庭,從這裡開始最重要的一半就先飛走了。與其說有了位置,不如說好像找到了安全感。

安全感。
就我個人而言,那種安全感,感覺自己更厚實一點? 好像也有空閒的時間,對工作的好奇心和有趣,想要表現的東西,這些好像更多了,而且作品好像也比那時候做得更多。

真的,特別是從軍隊退伍回來之後沒有休息,就開始新的作品。
沒錯,好像是1年中完成兩部作品,沒有停歇。

當初,怎麼會選擇在那個時候入伍? 當時不是<祕密花園>人氣達到最高峰的時候嗎?
做這行的,好像自然而然的就會流逝過去的東西,我仔細去想,我還是新人的時候,想讓大家更快認識我,所以很努力的做,因為這樣,在某個瞬間收到出演作品的提議,人們逐漸知道我,也因為那樣,我又貪心了,什麼都想要實現,所以我做了更多的工作……就這樣時間過得很快。就想到什麼時候入伍比較好的時候,感覺和當時的時間剛剛好,整頓20多歲年輕人…比起”整頓”這個詞,有什麼更恰當的呢? 在20歲尾的時候,可以重新思考關於我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思考之後即將開始的30歲的苦惱和想法,我想離現在的我遠一點,就可以思考這個問題,所以在拍戲的空檔,我去體檢、面試,就這樣非常自然地完成了。

在外人看來會覺得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呢,但是自己卻很自然的選擇了。
是的。很自然的選擇,因為年紀大了,可能連延期入伍都沒有了。(笑)

退伍的時候沒有恐懼嗎?時間一直在流逝,對事業來說有兩年的時間是停滯不前的。
不,沒有那樣,反而是公司擔心比較多,我自己沒有過。

沒有嗎?應該說是自信嗎?
不是。恩…我有這樣的一面。要說的話,反正沒有過的。本來沒有的東西做出來不就有了嘛,即使什麼都沒有,不是也可能的嗎?

反正就是沒有。
反正就是沒有,在新人時期,會有認識我的人? 我拍電影< Shower >的時候,會有人知道我是誰嗎? 當然,過段時間之後真的都沒有的話,我想應該會後悔吧(笑),內心總是這樣想。怎麼看好像人氣也都一樣,反正對我來說沒有的,就把它當成禮物來想,喜歡現在,感謝生活的一切,那樣不就是我能做到的事情嗎?

我覺得擁有這樣的心態是演員玄彬的最大的財產。
在工作中,我並不認爲這種心態是缺點,我本身也是,反而應該要這樣想,會有更舒服的地方,好像想要擁有所有的東西就是貪慾,雖然不是主張”無所欲”的人,但是想擁有一切就是一種貪慾。

你有想要再次回到的哪個時候嗎?
不,沒有。

這麼果斷。
我好像是比起過去更喜歡未來的人,反正比起回到過去的某個時候,更想到未來的某個時候。

想到什麼時候去看看呢?
如果單純的考慮的話,希望能馬上看到這部電視劇結束的時候就好了。

馬上到<愛的迫降>結束的時候?
是的。就算是只有看到結束的時候。(笑)

為什麼?好奇大家的反應嗎?
當然好奇啊,也很好奇反應如何,也很好奇我是如何做到的,即使回到過去,反正回到過去去改變自己不喜歡的某一件事情,也無法保證會變得更好。

問了有沒有想要回去的時候,覺得感到有些遺憾。有沒有想要再想想看,應該會有再想一次覺得非常幸福所以想要在回去的時候吧。玄彬也想到了後悔的地方,但是不想再回到過去。
對。是的,好像是那樣。那個瞬間已經盡了全力,所以在過去也是會有感到幸福的時候,現在也是,但是未來應該會更加幸福。

未來會更加幸福的。
那樣的話就好了。

 

內容及照片轉載自【ESQUIRE】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ESQUIRE (KOREA) 9月號/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