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已過,在濃濃夏夜氣氛中和丁海寅的短暫相遇以及與他的採訪。

也許有些人會記得2019年的春天是丁海寅的臉龐,徘徊、傷心及希望的”劉智浩”和許多人一起度過了激動人心的春夜。如此生動的表現人們熟悉的日常生活場景,有幾個男演員能表現出如此生動精彩的感情戲呢?去年透過電視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逐漸累積的實力並且得到認可的他,在《春夜》中透過精湛的演技使我們陶醉在其中,就讓我們來謹慎推測一下即將上映的電影《柳烈的音樂專輯》會不會成爲海寅式的感性愛情決定版本呢?

今天《ELLE》準備的拍攝是更深入的夏夜舞臺,丁海寅很快就融入到賦予本人的新角色中,他用在電視劇中從未有過的性感表情和眼神引領了劇情的發展。”人生中的一個電影就是《AboutTime》,這不是單純的愛情故事,而是日常的小碎片所聚集起來改變我們生活的故事。”相信由小小真心形成的巨大力量的丁海寅絕不會輕易動搖。

讓很多人心動的《春夜》即將完結,前天在殺青宴時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因爲還在播出中,所以沒有真實感。之前經常去的拍攝現場,現在不能去了,感覺有點空虛。殺青宴的氣氛很好,第一個聚餐是在安靜的地方可以互相聊天分享,感覺很好,第二次在烤肉店可以一起說說笑笑,也是感覺很好,但我感覺有點遺憾,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似乎也是有相同感受,所以感到很安慰。

這是繼《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之後,出演安畔錫導演的第二部作品,又被稱爲”安畔錫的Persona
覺得不好意思和有點誇張了,和同一位導演,同一位作家在不到1年的時間裡再次合作是非常罕見的事情,雖然說是有那麼一點恐懼,但是看了劇本後好像馬上就忘記了這種感覺,而且這次拍攝現場真的是最棒的工作環境,拍攝次數也少,補眠睡飽之後才繼續拍攝,來到拍攝現場,導演最先關注的就是洗手間,攝影棚裡總是擺著桌子,爲的是讓大家能集中於演戲當中而創造了最好的條件,作爲演員的我非常感謝。

所以說大家的演技都很不錯呢,像你演《劉智浩》感覺怎麼樣呢?
劉智浩是我演的角色當中最難的一個,比起感情上誠實,他是一個表現出忍耐克制的人,所以在演戲時後思考重點就是”一半”,悲傷也好,高興也好,生氣也好,總是要把所有的感情都縮小到一半,經常在思考要如何去表現出來,我和導演聊了很多,比如說如何不笑但表現很幸福的樣子,還有不哭不鬧的表現出很悲傷的樣子,人在不高興的時候,通常會有某種行爲或動作,我盡量節制這些行爲,努力的用眼神來表現。

託您的福,在村裡的某個地方,真的有一間”我們藥局”,裡面好像也有一位叫劉智浩的人。
在這個藥局中,有得到了很多幫助,總之,我還是要繼續留在裡面,迎接進來的人,當然不是主動的狀況,我想這可能就是表現劉智浩這個人物的一個方法。印象最深的場面是在藥局前面向靜仁(韓志旼)告白的戲,在互相接近、靠近的曖昧情況下,微妙的感情既有趣又很困難,每場戲都好像是那樣。

“酒醉的演技”一度成爲話題,但祕訣是?
就是不喝酒,喝醉的戲實在是太難表現了,所以有喝一些酒得到了幫助,因爲喝太多反而會妨礙演戲,所以調節很重要,結論不是因為我演不好才喝酒的哦(笑)。

因爲本來就是現實的演技,所以電視劇中劉智浩和丁海寅看起來像是重疊,穩重又果斷的樣子,實際上似乎是有很多相似之處嗎?
智浩有很多我的影子,看起來算一半吧?50%的話就算多了,雖然是後來聽說的,但據說是作家在經常想著我就寫出來這樣的角色。

如果說《春夜》的愛情故事中個人有同感的部分是?
愛情關係應該是相互認可和受到尊重?最重要的是雙方的關懷。當然,感受最多的還是”我的演技還是不足啊”(笑)。

 

等待著另一個愛情故事,對電影《柳烈的音樂專輯》你有什麼期待?
結束《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後有很多提案,其中我選擇了這個作品,拼盡全力拍攝,因為拍攝過程中真的很幸福,所以我也很好奇,也想快點看到成品,在後製錄音時,我看了一點點,當時的記憶歷歷在目,這是我和鄭志宇導演的第一次合作,我想如果再叫我的話,我就奔跑過去。在拍攝現場,所有人都叫”先生”,剛開始覺得”海寅先生”這個稱呼很不習慣,但是現在已經習慣了。

聽說是以過去爲背景的復古感性愛情劇,個人有特別感受到鄉愁的時期嗎?
我比較喜歡analogue感性,在2000年代初期,初中、高中時期曾經聽過的歌曲會勾起了我的思鄉之情,我也常聽Buzz、Yada的歌,在長大一點就是就是李文世、金光石前輩的音樂我也很喜歡。在這部電影中也會很多讓人有”哦,有這樣歌曲哦?””希望30歲~50歲的觀衆能夠產生共鳴,也希望10~20歲的人可以在看完電影後搜索音樂的話就好了。”

好像是關於見面的故事,平時和什麼樣類型的人比較合呢?
我覺得好像比較經典的類型吧,我喜歡老實人,周圍有很多無趣的朋友(笑),是認真、穩重的人,就這樣一次次的吵鬧,我總是和”容易緊張”的人不太合適的樣子。

從《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春夜》到《柳烈的音樂專輯》丁海寅的感性三部曲,可以稱得上是”三部曲”嗎?
透過青春面貌、愛情悸動等作品的表現真的是偶然,不是透過計劃的哦。雖然目前尚未公開,但是今年先拍了電影《啟動》、《春夜》是意想不到的作品,三部作品的每個瞬間都是挑戰,爲能了表現出細膩的情感,我花了不少心思,這樣的角色一不小心就會引起觀衆的誤會,所以很難詮釋。電影《啟動》中,我扮演了完全不同的角色,所以在和《春夜》同時拍攝的過程中非常辛苦,劉智浩的生活、《啟動》中的生活、丁海寅的生活三個來來回回,無論在體力上還是精神上都很難管理,所以專注劇本,沒有其他的方法。

和好的導演、好的演員們接連合作,那你有沒有想一起合作的藝人呢?
我無法選擇跟誰一起,如果叫我的話,我就會奔跑過去,但是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想和李帝勳哥一起演戲,之前看了電影《守望者》之後,就產生了一定要一起合作的想法,和帝勳哥有點交情,非常感謝您給拍攝現場送來了咖啡,還親自給我加油。

從26歲出道到32歲,速度不是很快,是否曾經有過後悔或焦急的想法呢?
焦急的話,可能找了別的工作,目前好像正在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春夜》中飾演朋友的林賢洙也談到了這個話題,賢洙從軍隊回來後,也和我差不多年紀就開始演戲,問他因為很晚才開始不覺得焦急嗎?他說沒有,拍攝過程中有感情很濃的朋友,很熱情、也很有慾望,絕對會變得更好的。

以去年當作起點,受到了極大的關注和喜愛,你會感到負擔或沉重嗎?
得到什麼東西就會失去什麼東西,沒有相對應的負擔,做不到什麼事情或不便的事都是我應該去承受的部分,如果對此產生不滿的話,就應該換工作。感謝大家關注和愛護我,大家透過我的演技而喜歡我,所以感覺到對演技的責任感和負擔,每場戲都要用心去演出。

如果《春夜》結束之後有空閒時間的話?
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旅行,我想在陌生的地方接受嶄新的東西,在度假村什麼都不做,靜靜呆著。事實上,去年投入電視劇後,我就沒好好休息過,一直努力走過來,可能是因爲稍微超負荷,開始到處嘎嘎作響。

累或頭暈的時候在哪裡得到安慰呢?
和自己個性很合的人見面,喝一杯啤酒聊天,這樣最能緩解壓力,和家人一起度過也不錯,我和弟弟關係很好,所以經常一起聊天。

雖然已經是個優秀的演員了,但是作爲人類的丁海寅,男人丁海寅,覺得有什麼遺憾的事呢?
演戲的時候不是這樣,但是平時因爲有點認生,所以也容易引起誤會,還有就是個無趣的人?幽默是巨大的力量,但對於我來說,我就是缺乏這樣的一面,思考著要如何才能培養這部分。

新人時期在《ELLE》的首次採訪中表示想成爲善良的演員,那個想法依然不會改變嗎?
雖然每個人對於”善良”標準不同,但我認爲的”善良”是聰明的、有關懷他人的意思。我覺得演員首先要有關懷之心,因爲演戲不是一個人演的,所以要照顧對方,尊重對方,才能繼續演下去。我覺得平時對待人的時候,對於這個人認真的看、聽、感受後再說,這才是最重要的。人與人之間真誠的傾聽對方的話也是善事。

和以前不同,在現在的位置上,如果說有新的覺悟和目標的話?
那麼現在和那時候的我相比,真的有很大的變化,因爲我的行動和語言都更有力量,所以我在想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這是以前完全不敢想的事情,看著粉絲們參與募捐的樣子,我感覺到’我怎麼樣的行動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我的個人SNS也很小心的在使用呢(笑)。

 

內容及照片轉載自ELLE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ELLE (KOREA) 8月號/2019-雙封面隨機出貨】